Alex:)

无格调随笔

【福艾】reunion

•大侦探福尔摩斯电影延伸,人物略有ooc,毕竟妮妮演得太可爱裘花太攻(「・ω・)「
很喜欢麦克亚当斯版的艾琳
——————————
夏洛克福尔摩斯陷在一片柔软的梦境中。

他看见那个女人坐在海上的吊桥之上。她打着卷的金色发丝拂过她受了伤的白皙脸颊。

“那么,你的弱点是什么?”他听到自己发问。

女人回过头,福尔摩斯看不清她的面容,只能在暗淡的日光下分辨出她展现了一个苦涩的笑容,那双曾充满自信与诱惑的眼眸在那一刻盈满泪水。

“you will miss me,sherlock.”女人仰起头看他,而他无法朝她再进一步。

清晨的阳光突然照进福尔摩斯的眼中,他默默地看着昨晚忘记关的墨绿色窗帘,窗外人群的噪杂声显得格外清晰。
“sadlly,yes.”这是出现在他脑海里的第一句话。

那个叫艾琳的女人穿墨绿色总是显得神秘又高贵,他接着想到。

“该死的。”他咒骂道,孩子气地用枕头蒙住自己的头。

——————————

距离莫里亚蒂落下瀑布已经过去整整一年了。

他死里逃生,虽然过程不太顺利,但他还是自然而然地回到了华生的生活里。当然,这个过程不仅指福尔摩斯的假死行为,还包括华生对他的怨气。

“你竟然到现在才告诉我!提前和我商量难道会破坏你的计划吗?你知不知道我甚至为你买了一块墓地!”华生对他怒吼道。

这场面不像是老友重逢,倒像是死敌相见。

福尔摩斯对此熟视无睹,像以往一样装作若无其事地在在华生身边制造各种不同的,花样百出的麻烦。好在玛丽的存在让华生的脾气好了不少,他渐渐不再因为那件假死事件对福尔摩斯怒气冲冲,开始像以前一样同他相处,帮助他侦破案子、写关于案件的笔记,顺便解决一个又一个他的烂摊子。

“要是埃德勒小姐在,说不定能让你消停点。”华生抱着他们无数次被当做试验品的宠物狗,望向福尔摩斯乱糟糟的桌子上一只立着的相框,若有所思。“说真的,你没有去打探过她的消息吗。”

福尔摩斯没有回答,好在华生很快被其他事情吸引了注意力,不再追问他。

他当然打探过她的消息,以一种他无法辨别的复杂情绪,他甚至仔细调查过她和莫里亚蒂碰面的那个餐厅以及餐厅的经营者。

可除了得知她的死讯外一无所获。

福尔摩斯没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或者说,他心里并不那么相信她的死亡。他总觉得,那个聪慧又狡猾,让他败在她手下的女人,不会就这样死去。福尔摩斯在他平淡到无聊的生活中等待,等待着艾琳埃德勒以一种他意想不到的姿态,再次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可这样的等待已经太久,时间让完美的福尔摩斯出现感情上的无助情绪。他有时拨弄着自己的小提琴,就会不由自主地承认华生的话——是的,she is his muse.那个女人是他生命中一个特别的对手,敬佩的对象,以及,永恒的爱人。

这样的话福尔摩斯从未与任何人坦白过,即使艾琳某天出现在他面前,他也不会吐露半个字。可是,艾琳一定是知道的,她一定了解他对她的独特感情。
她总是懂他。

——————————

华生在一个凉爽的月夜邀请福尔摩斯和他与玛丽一同参加舞会。

福尔摩斯没有拒绝的余地,因为华生帮他换好了衣服,接着强迫性地将他塞进了马车里。

“作为你的朋友,我觉得是时候你该尝试下这样的社交场合了。”这是华生的说辞。

可福尔摩斯并未觉得医生的话是出自真心,理由是他一进入宴会厅就和玛丽跳得火热,把他可怜的好友甩给几个女人。

福尔摩斯觉得华生就是在炫耀性地向他展示他的美好婚姻。

福尔摩斯被几个打扮花哨的无趣女人拉着消磨了小半个舞会的时光。他终于无法忍受,向她们礼貌地告别,随后避过华生,拎着一瓶酒逃出了宴会厅。

福尔摩斯在退出大门后才感觉到今天的夜晚有多么美好。此时正值初秋,伦敦的天气难得地干燥,一弯夜月散着明朗的光芒,挂在一旁枝繁叶茂的白桦树枝上。

这样的夜晚不该浪费在无趣的舞会上,应该让他去调查某个杀人事件才对。

福尔摩斯坐在树下,孤独地饮酒。

他看向宴会厅里的觥筹交错与人影蹁跹,突然想到,如果艾琳在他身边,他能不能有这个荣幸同她跳一支舞?

他仿佛能看到艾琳穿着玫红色的礼服,高傲地伸着她纤细的脖颈,树叶落在她光滑的发髻上,他可以用从未有过的温柔帮她拂去。

福尔摩斯带着难以形容的失落心情回到了贝克街,和他在一起的是一只空酒瓶。

他像往常一样把大衣和帽子挂在楼下的衣架上,然后走上楼梯。

可是今天出现在他眼前的不再是黑漆漆的空荡公寓,而是月色下的缪斯女神。

那个女人真的穿着玫红色的礼服站在他身前,她背对着他,一小片雪白的背脊展露在外。

“哦,华生说的没错,你果然会在中途跑出来。”她转过身来,将一张唱片放入唱片机,室内立即被柔和的音乐充斥。
福尔摩斯凝望着她,在窗外明亮的月光下可以清晰地看见她精致的面容、神采飞扬的双眸以及唇角一抹淡淡的淤青——大约是不久前经历过一场恶斗。

“怎么样,大名鼎鼎的夏洛克福尔摩斯先生,”她为他倒了一杯红酒,扬起那不容拒绝的招牌微笑“愿意和我跳一支舞吗?”

这真是一个美好的夜晚。福尔摩斯在心里第二次这样想。

为了牧春的剪辑处女作!!

【大叔的爱】【牧春】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UP主: Alex0wy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4601930?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dUFxEycTckpyF3VGOkY6CDBVN1VsWWwinfoc&ts=1528539917372

甜死人不偿命的牧春
他们两个人在一起
就是夏天的味道~

南歌子·纸屋记

雾去留窗影,樱生暖画屏。
欢声尽处照新晴,欲看高楼帘后柳拂莺。

昨天志愿者工作后的填词~
微雨新晴,六合清朗

试填一首八声甘州

八声甘州

望迢迢冷夜逝穷阴,洗尽碧空痕

忆寒梅九九,未添终笔,积雪渠央

梦后方觉雨至,春草小池生

羡海平天默,山树苍苍

双燕衔来青杏,道故乡霜谢,水满潭深

恨游龙已去,留四野空茫

眺危楼、天高云渺,踏孤舟、惧远志蒙尘

空牵挂、月明楼外,林现初篁

关于「零的焦点」

昨天晚上熬夜看完松本清张的「零的焦点」,距离我上一次看「点与线」时,已经过去将近一年的时间啦。
我仍记得那是个刚结束了期中考的中午,我在阳光灿烂的学校图书馆里借了这本书,出于对日本文学的喜爱与对松本清张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的仰慕。我对其具体内容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但我对它手不释卷的喜爱还有它在我心底留下的深刻震撼却让我记忆犹新。所以这次在图书馆命中注定般地碰到「零的焦点」,我就立即把它借回来了。
作为一个只略微看过阿婆,柯南道尔和东野圭吾的人,这次看「零的焦点」,我才大概明白本格推理与社会派推理的区别。相比于本格推理对于谜团本身的推重,社会派更倾向于借助谜团,揭露或批判社会现象吧。这只是自己略微泛读一些推理小说后做出的定义。
「零的焦点」由祯子的新婚丈夫宪一失踪一事引出,祯子在调查期间结识了丈夫的客户室田社长与其妻子佐知子,还有室田公司可疑的女职员田沼久子,经历了丈夫的哥哥三郎和对祯子怀有爱意的丈夫的同事本多的被杀案,而祯子心中的嫌疑人也经过了从田沼久子到室田社长再到佐知子的转变。现在身为名媛的佐知子原来在美军驻扎日本时成为了美军中的一位娼妓,为了维护现在的地位,掩盖曾经的秘密,她接连杀了三人。最后祯子赶到鹤来的悬崖,目送自杀的佐知子被海浪吞没,心中一片悲凉。
推理的部分十分的精彩,本来打算第二天再看完的我熬夜看完了最后的部分。只是可能由于时代的不同,我对于祯子对佐知子最后生出的同情并不能够感同身受,更不能原谅佐知子由于自私的理由直接或间接地杀害了三个人(特别是本多!)。但反过来想,能让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子去杀死三个男人,这需要多大的勇气与恨意啊!这足以证明当时的日本社会对那一代的女性的伤害之大了。不过,佐知子的作为并不能被当做是理所当然的,书中的另一个与佐知子有相同经历的女子田沼久子甚至受到了丈夫的身份隐瞒与背叛,但她并未做出这样极端的事情啊。
再心疼一下本多小天使,作为宪一工作的继任者,他无怨无悔地帮助祯子调查,甚至对祯子产生了爱意,最后在调查田沼久子时被佐知子间接杀害。我看书的时候一直希望他跟祯子能成,看到他出事那段的前一页我还盼望他不会有事。。。结果还是被做掉了。
最后再提出自己的两个疑问,也是自己认为的书中的两个小漏洞?
1.本多在书里被描述为一个精明谨慎的人,为什么在宪一哥哥喝威士忌被毒杀后仍然毫不设防地喝下田沼久子给他的威士忌?从书里的描述来看,田沼久子对威士忌有毒并不知情,所以也没有强迫他的可能性。
2.知道了佐知子秘密的宪一哥哥和本多都被杀了,为什么一直在调查的女主祯子却一直好好的?(内心YY佐知子与祯子)

今天去借了「砂器」来看啦~三大代表作很快就要刷完啦!